昔日
馬 圈 人 物 : 退 休 練 馬 師 戰 勝 病 魔
黃 汝 安 兩 逃 出 鬼 門 關

【 本 報 訊 】 不 經 不 覺 , 前 練 馬 師 黃 汝 安 已 經 退 休 七 年 , 觀 乎 近 十 年 離 開 練 馬 崗 位 的 , 唔 少 都 轉 戰 紙 媒 或 網 媒 評 人 評 馬 , 對 馬 圈 依 然 留 戀 , 反 而 一 向 口 水 多 多 的 安 哥 堅 持 唔 講 , 皆 因 自 己 性 格 直 腸 直 肚 而 又 知 得 太 多 , 「 一 開 口 會 得 罪 好 多 人 」 , 更 重 要 的 是 , 經 歷 兩 場 大 病 的 他 對 生 命 已 有 另 一 番 體 會 , 遠 離 是 非 , 放 下 身 段 , 開 開 心 心 做 一 個 會 搭 巴 士 飲 茶 買 餸 的 簡 單 快 活 人 。
採 訪 : 吳 文 輝


已 經 有 幾 年 無 見 過 黃 汝 安 , 甫 見 到 面 第 一 個 感 覺 就 是 清 減 了 許 多 , 正 當 想 讚 安 哥 keep 得 好 弗 , 他 卻 衝 口 而 出 話 自 己 係 「 死 過 翻 生 」 ! 「 我 一 向 喜 歡 食 甜 食 , 一 日 幾 罐 汽 水 可 謂 等 閒 事 。 前 排 我 去 養 和 做 身 體 檢 查 , 當 驗 完 血 糖 之 後 , 醫 生 未 有 向 我 透 露 甚 麼 , 只 叫 我 馬 上 通 知 屋 企 人 到 醫 院 。 當 時 我 未 覺 任 何 不 妥 , 於 是 問 醫 生 係 咪 驚 我 無 錢 俾 , 我 便 從 褲 袋 掏 出 兩 萬 蚊 現 金 及 信 用 卡 。 醫 生 同 我 解 釋 , 是 我 的 血 糖 指 數 達 到 3 3 度 , 怕 我 下 一 分 鐘 已 經 暈 低 ! 之 後 醫 生 行 開 咗 , 護 士 細 細 聲 同 我 講 其 實 我 的 血 糖 指 數 並 非 3 3 , 而 係 高 過 3 3 , 因 為 根 本 爆 咗 標 , 連 儀 器 都 讀 唔 到 , 隨 時 有 生 命 危 險 ! 」 安 哥 娓 娓 道 出 原 因 。

雖 然 得 到 嚴 重 糖 尿 病 , 成 個 人 日 漸 消 瘦 , 由 高 峰 期 的 一 百 八 十 多 磅 , 急 跌 至 只 得 一 百 五 十 磅 , 但 安 哥 坦 言 未 驚 過 , 不 過 之 後 發 生 的 事 , 就 令 安 哥 明 白 要 更 加 愛 惜 自 己 身 體 。 「 患 上 糖 尿 病 之 後 我 好 聽 醫 生 話 減 糖 食 藥 , 血 糖 指 數 好 快 跌 返 落 9 度 正 常 水 平 , 連 醫 生 都 覺 得 神 奇 , 佢 原 本 打 算 教 我 在 家 自 己 打 胰 島 素 都 不 需 要 了 。 雖 然 指 數 降 低 , 但 後 遺 症 慢 慢 浮 現 , 就 係 糖 尿 眼 , 當 時 我 雙 眼 幾 乎 看 不 到 任 何 東 西 , 坦 白 講 我 連 死 都 唔 驚 , 但 盲 的 感 覺 真 的 很 恐 怖 , 更 令 我 難 過 的 是 擔 心 會 給 屋 企 人 帶 來 麻 煩 。 糖 尿 眼 困 擾 我 接 近 三 個 月 , 之 後 可 以 睇 得 返 已 經 十 分 感 恩 。 」 安 哥 話 雖 然 自 己 唔 可 能 完 全 戒 甜 , 但 現 在 已 經 食 少 了 很 多 糖 , 做 訪 問 當 日 安 哥 飲 一 大 杯 咖 啡 只 落 了 半 茶 匙 糖 。

死 裡 逃 生 的 事 件 對 安 哥 而 言 已 經 是 第 二 次 , 第 一 次 眾 所 周 知 就 是 他 在 0 3 年 患 上 肺 癌 , 令 他 要 暫 時 離 開 練 馬 崗 位 , 交 託 副 練 馬 師 打 理 。 那 次 發 現 過 程 比 今 次 糖 尿 病 更 加 巧 合 , 令 他 明 白 到 很 多 事 都 是 「 整 定 」 。

安 哥 說 : 「 馬 會 規 定 練 馬 師 每 年 續 牌 前 都 要 驗 身 , 大 家 都 記 得 0 3 年 發 生 沙 士 , 當 時 人 心 惶 惶 , 對 醫 院 甚 至 普 通 診 所 都 敬 而 遠 之 。 我 收 到 馬 會 的 信 通 知 要 驗 身 , 唔 理 會 其 他 練 馬 師 要 求 暫 緩 驗 身 , 第 二 日 就 約 咗 醫 生 , 當 日 去 到 診 所 , 循 例 要 做 幾 個 項 目 , 照 肺 片 係 其 中 之 一 。 隔 咗 兩 三 日 , 診 所 打 電 話 俾 我 , 姑 娘 話 : 『 唔 好 意 思 呀 黃 生 , 我 地 想 幫 你 照 多 張 X 光 。 』 我 當 時 心 諗 有 無 攪 錯 呀 , 咁 都 影 得 唔 好 ? 於 是 就 無 奈 再 去 一 趟 。 過 多 兩 三 日 , 診 所 又 打 電 話 嚟 , 今 次 姑 娘 話 醫 生 想 見 一 見 我 , 我 心 中 開 始 有 不 祥 預 感 。 醫 生 同 我 講 , 發 現 我 肺 部 有 一 個 腫 瘤 , 距 離 肺 膜 得 1 毫 米 , 由 於 位 置 太 刁 鑽 , 容 易 刺 穿 肺 膜 , 好 難 做 到 手 術 切 除 。 醫 生 話 萬 一 做 唔 到 手 術 , 我 大 概 得 六 星 期 命 。 」

生 命 開 始 倒 數 , 安 哥 當 然 沒 有 坐 以 待 斃 , 他 於 是 尋 訪 名 醫 , 其 他 醫 生 都 話 安 哥 很 幸 運 , 遇 到 一 位 細 心 的 醫 生 , 在 驗 身 時 發 現 在 一 個 難 以 察 覺 的 位 置 有 腫 瘤 。 結 果 經 過 幾 位 專 家 共 同 研 究 後 , 終 於 找 到 辦 法 成 功 將 腫 瘤 切 除 。 「 假 如 當 日 我 跟 大 隊 一 齊 向 馬 會 要 求 延 遲 驗 身 , 又 假 如 我 遇 不 到 一 班 好 醫 生 , 相 信 你 們 一 早 已 經 見 不 到 我 了 。 所 以 我 話 自 己 其 實 已 經 死 過 兩 次 , 保 持 身 體 健 康 , 得 閒 可 以 飲 茶 行 街 , 做 人 已 經 很 滿 足 了 。 」 安 哥 滿 意 地 說 。